一个媒体人的自述:逃出传销!我的惊魂72小时

来源:互联网  时间:2018-01-02
特别提示:后来,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没有逃出来,我会怎么样?那漫长的72个小时,三天三夜的煎熬并没有击溃我的人生??墒?,当如今看到在天津误入传销死亡的李文星,还有张超,我忽然有些后怕,那一年,我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。

  后来,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没有逃出来,我会怎么样?那漫长的72个小时,三天三夜的煎熬并没有击溃我的人生??墒?,当如今看到在天津误入传销死亡的李文星,还有张超,我忽然有些后怕,那一年,我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。一直不曾想过陷入传销的三天对我来说有何意义,现在我想,这大约是一种重生......

 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

  结果误上了传销的贼船

  那是2012年,我正上大二。像所有初出茅庐的小子一样,我自负且轻狂。经过一年半大都市的洗礼,我自认眼界已经打开,我的人生必不会与父辈一样,终身困守在南方无尽的大山里。与父亲的矛盾也在这时爆发,在我眼里,父亲满身的不合时宜。经过一次大吵,我决定离家出走,我要靠自己挣钱,让父亲看到,我所有的抱负都不是空中楼阁,我不仅有理想,也有能力。

  恰在此时,久未联系的表哥跟我聊到了自己的新女友。表哥告诉我,他的女友在遥远的安徽,在一个规模颇大的物流公司工作,他们的公司缺一名叉车司机,现在正在到处招聘。叉车司机虽不是什么光鲜的工作,但工资高,而且这也算一门不错的手艺。我很有些心动,何况表哥还说他女友承诺,只要我去,包教包会还包食宿。我想,这也就是亲表哥才能帮我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机会,不然我也就只能在学校附近打打零工什么的。于是,我决定,要去赚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,然后衣锦还乡。

  后来,逃出传销窝点后才得知,表哥和女友是网恋,虽然谈了近半年,但从未见面。他的女友还曾多次劝说表哥去马鞍山陪她,表哥因为有事儿耽搁一直未成行。

  就这样,我满怀着雄心壮志,瞒着家里人买了一张火车票。至今我还记得,上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当时我想的是,现在我悄无声息的走,回来的时候必让所有人刮目相看。

  女孩问:“你手机能借我听歌吗?”

  从此我就再无法和外界联系

  到马鞍山的时候,又是傍晚。一男两女在车站接我。男的二十六七岁,大家都叫他安哥;两个女孩也都很年轻,一个自称就是我表哥的女友,让我跟大家一样叫她小妹,另一个女孩名唤琪琪。

  一切都跟我想象的有些不同。我没有看到跟物流有关的任何建筑、车辆,也没有看到叉车。他们带我吃饭,然后闲逛。期间小妹突然问我,手机里有没有什么好听的歌,能不能让她听听?我欣然答应,把手机递给了她?!敖枋只闭飧龉?,如今似乎成了传销组织的标配,但是彼时,我对此毫无防备。

  就这样,我们四人听着歌,聊着人生理想,散着步,愈加熟悉,我悄悄放下对陌生人仅存的一点戒心。直到我的手机没电,小妹热情地表示可以回去帮我充电,我依然毫无察觉,甚至觉得他们挺热情。

  直到第二天早上,我的手机并没有回到我手中......

1 2 3 4 共4页


最新文章

要闻

资讯